道姑妙妙无赖贪财害人性命,被人当头棒喝,良心惊醒,最后舍身成仁-故事很短

    道姑妙妙无赖贪财害人性命,被人当头棒喝,良心惊醒,最后舍身成仁-故事很短

    道姑妙妙
    冯三,自小便好吃懒做,这偷鸡摸狗,就数他炉火纯青;长大后是个无赖,调戏妇女,只数他顺手拈来。因其心胸狭隘,眦睚必报,众人宁百般退让,也不想招他惦记,实则都是敢怒不敢言。
    每逢冯三进村,村中各户,闭门锁窗,皆不相见,像见了瘟神一般。
    那日,冯三又到宗祠偷食,不知那户人家放了两壶好酒,冯三喜酒,见酒就喝,这酒劲头够大,喝满一壶,人便醉态百出,唱起了大戏来,冯三一下错手,竟把油灯打翻,撒出火油,少顷,火势蔓延,轰轰燃起了半个宗祠。

    见火势渐大,冯三吓得冷汗直冒,这酒倒醒了半分,脚抹油就跑,临走时还不忘剩下的好酒带走。
    宗祠大火,等人来时,只剩木头残灰,众人大哭,通缉凶手,后在一座破庙找着了元凶。这时,冯三喝得伶仃大醉,全然忘了火烧宗祠一事。
    众人虽怒,可打断冯三的腿,以此性格,必是没完没了的报复,可打杀了他,又是条人命,官府追责,定脱不了关系。
    众人商量终不得法,只好把冯三往乱葬岗上扔,交由天定,乱葬岗里,时有饿狼野狗挖尸,若冯三害了性命,算是阎王收人,若冯三没事,便算罪不至死。
    这说来奇怪,最近一段时间,乱葬岗水静河飞,平日害人的东西,都不见踪影,倒救了冯三一命。一睡到半夜,月冷星寒,冯三咕噜的冻醒,发现躺在乱葬岗,吓得一跳,见自身没事,才放下心来,后便发誓报复众人。
    冯三走着回去,却见路旁放着一副棺材,艺高人胆大,他凑近一看,竟是金丝楠木棺!这东西冯三认得,早年,村长有这么一副棺材,打算自用,听说宝贵,被冯三惦记,偷去换酒了。
    这东西,大户人家才能用,这冯三起了坏心思,想发发死人财,二话不说,就开起了棺。

    这一开,里头躺着个官人,气色红润,相貌如生,像刚入殓。这棺里金银宝石,数不胜数,这下子发大财了,冯三那还顾得了死人,伸手就去抓,那官人猛的睁开眼睛,嘿嘿冷笑,那手如金箍紧扣上他的腕儿,痛得冯三痛彻心扉,又挣脱不得。
    那官人坐了起来冷笑道,好个贪心的人,连死人都不放过,我看你活着定是祸害,就让我把你吃了吧。冯三求饶,那官人又道,你要是给我带来十个壮丁,我便放你一马。
    说着那官人口吐一珠,逼冯三吃下,又给了他金条,遂赶他离去。冯三一路吓破了胆,可摸着金条,双眼发绿,当夜,冯三跑到镇子的金窟窿快乐去了,直至次日下午才回到来。
    不知那官人给他吃了啥,整天脑袋浑浑噩噩,一开始当是酒醉未醒,后来发现又不是那回事,怕小命不保,冯三做起了人命的勾当,找上村子一个叫李头的懒人,把钱一晒,便骗了李头一起到了乱葬岗。
    李头见识广博,一见金丝楠木,便知冯三实话,这还没待冯三,自己动手开棺,刚开棺,没待李头开心,岂知那尸体睁眼狞笑,伸手将之拉进棺材,吸血吃心。
    冯三历历在目,看得心胆俱寒,那官人把李头抽成干尸,便赞冯三,又是奖赏他金条,让他继续带人来。
    钱能昧人心,冯三头两次,心如履冰,后边变得胆大妄为。
    这日,冯三骗了个外乡人,急赶去乱葬岗,哪知一个和尚拦了路,不论冯三走那,和尚就挡那,冯三刚欲发作,岂料这和尚的声音如雷贯耳,响在脑里。你这个不是人的东西,在这做啥!
    冯三轰得脑瓜巨疼,感觉翻天覆地,肚子一咕噜疼,口吐一珠来,这珠一遇阳光,便化作了黑气散掉。冯三这下感觉如获新生,整个世界都清醒了过来。
    冯三虽坏,但亦未想要人命,想起自己做出的荒唐事,便有愧于心,跪在地上,把事情细节全道出来,求和尚解救。
    和尚听后大骂糊涂,这倒也不能全怪冯三,他所吞的那珠,可昧良心,一直以来,成了傀儡。
    后来和尚解释,才知那官人是尸妖,等吃够了人,成了尸皇,便是大罗神仙下凡都奈他不得,如今他吃下八人,天下少有人斗得了,和尚亦无能为力。
    眼前闯下大祸,冯三竟大彻大悟,痛改前非,他提出雷管炸尸,和尚听后既是点头,又是摇头,点头是此法可行,摇头这是以命换命的做法。

    冯三定下决心,拿着金条到黑市买了一排雷管,绑在腰上,外头穿着外套,当夜,他和和尚来到乱葬岗前停下,从口袋掏出金条,委托和尚把村子毁了的宗祠重新建起,就毅然走进乱葬岗。
    来到棺材前,打开棺,那官人看不着冯三带人,便问怎么回事,冯三当即拉开腰间的雷管,只道一句:“让你陪我走一趟地府再说吧!”
    轰隆!夜间一声巨响,响彻天地,此地被炸出一个大坑,棺材官人冯三,皆已不见。
    不久后,村子新建的宗祠,里头立了一个新的牌位“冯三”。
    (故事完)